当前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脆弱的中国首富们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3日     浏览次数:142次

      一、中国的首富们,何其脆弱 

      炎热的八月,是雷阵雨突如其来的季节。对中国商界来说,这也是充满不确定的季节。步入 2019,首富们日益忐忑,在悬崖边缘徘徊。

       1、河南首富朱文臣

       2012、2013年,朱文臣连续两年以76亿和80亿财富在胡润富豪榜上位列河南首富,其手上的上市公司辅仁药业为河南龙头药企,宋河酒业则是当地名酒。

      今年 7 月 26 日,辅仁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前辅仁药业账面有 18 亿货币资金余额,却拿不出 6000 万分红,震惊资本市场——公司未受限金额只剩下 377.87 万。辅仁集团自身 100% 的股份都被冻结。7月30日,宋河酒业欠款2865万元未归还,郑州中院因朱文臣“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将其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云南首富赵兴龙

       因“赌石”发家的赵兴龙,曾经两度问鼎云南首富。旗下东方金钰作为“中国翡翠第一股”,在A股并无对标公司,因而被各路资本疯狂追捧。从2005年低点到2015年牛市顶点,东方金钰涨幅60多倍。

       在2017年被认为与“赌神”徐翔暗度陈仓后,东方金钰股价一路下跌,加上玉石市场不稳定,截至目前公司负债率高达90%,7月29日,东方金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合并破产重整。

       3、宁波首富熊续强

       熊续强曾是宁波当地数一数二的地产商。他通过股权交易,名下实控3家上市公司。2016年,他带领银亿集团以120多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的ARC、日本的艾礼富和比利时的邦奇。

       熊续强创造了从成为首富到破产的最快世界纪录:从2018 年以 295 亿元的身家被评为宁波首富,到2019年6月银亿集团及其旗下上市公司ST银亿申请破产重整,仅仅用了 247天。

       作为宁波最大的房地产企业,银亿破产震惊全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银亿的市值从 2018 年年中的 400 多亿元,缩水至现在的不到 70 亿元,跌幅超过 80% 。

       4、青海首富肖永明

       2018年,“钾肥大王”肖永明家族以210亿元财富摘得青海首富。旗下藏格股份主营钾肥,是国内第二大氯化钾生产企业;巨龙铜业为肖永明旗下又一重要资产。

       仅过数月,肖永明家族就被爆出债务高达221亿元人民币,一年内到期债务达90亿元人民币。今年6月20日,证监会决定对藏格控股进行立案调查。

       5、山西首富姚俊良

       姚俊良是山西焦炭大王姚巨货的继承人,其掌舵的美锦能源集团常年是山西最大民营企业。2006年,美锦能源实现借壳上市。今年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姚俊良家族以102.3亿元财富居榜单第231位,蝉联山西首富。

       2015年,美锦能源亏损3.64亿元。为了融资,姚俊良开始质押股票,截至2019年一季度,美锦集团已经质押了99.99%的股票。今年6月,美锦能源董事长姚俊良先后2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离“老赖”仅一步之遥。

       6、浙江女首富周晓光

      上世纪90年代,周晓光靠义乌一个首饰品摊位起家,10多年前进入房地产行业,打造了当地地标性建筑义乌世贸中心、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等项目。周晓光身价一度高达 800 亿,成为浙江女首富,其创业故事还被改编为电视剧《鸡毛飞上天》。

      2016年,公司成功借壳上市。随后,她便走上了大举发债的道路。截至2019年3月22日,新光集团及其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未能清偿的金融机构债务余额超过122亿元,未能清偿到期债券的余额103.1亿元,两者合计225亿元。2019 年 4 月新光控股和 3 家子公司向法院申请了破产重整。

       二、丈量从首富到“首负”的距离 

       失利不仅是一个结果,还是一个过程。

       在2019年过半的当下,总结诸位首富的至暗时刻,如果用“首富魔咒”的宿命论来解释,那是敷衍了事。 

       从令人仰望的首富,变成今天的“首负”,并非偶然,有太多值得中国企业家们反思和镜鉴的地方。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在《丈量从首富到首负的距离》一文中,对首富陷入危机的原因进行了深入解读。

       首先是客观方面:

       1.次贷危机后,中国经济步入 “再平衡”、新常态,经济增速持续放缓。 

       2.中国金融结构不合理,资本市场发展严重滞后,导致企业过度依赖债务融资。

       3.不少企业过去的成功靠的是把握先机,成功后热衷于多元化、追逐概念,并未建立核心竞争力。当高增长的台风过去,很多 “会飞的猪” 自然跌落。

       4.最近两年 M2 增速放缓,影子银行受限,民企融资成本激增,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加剧。

       近年来,国内债券市场信用风险的持续暴露导致银企关系更加紧张,银行抽贷、压贷、断贷现象更加突出和普遍,导致公司资金链中断,同时也影响了民间投资的积极性。

       当然,再多的客观原因也只是借口,真正的问题还在于企业自身。

       1.好大喜功是最可怕的心魔

       经济兴衰是有周期的,在下行期,就应该保持好的心态,积蓄力量。

       很多企业家耐不住寂寞和冲动,希望能够在事业上“开疆拓土”,以世界 500 强为 “奋斗目标”。想干事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人性的弱点之一就是好大喜功。这很容易导致企业盲目扩张、蒙眼狂奔。

       对于宁波银亿而言,2016 年豪掷 120 多亿收购了美国 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结果赌上了身家性命。

       李嘉诚说,做任何事情先考虑失败。经营企业和打仗一样,都是九死一生的事,其实比打仗的胜算还低10倍,因为打仗就是两方打,不是你胜就是我胜。经营是,你不知道在跟谁打,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不能总以为成功了就是自己伟大,失败了都归于环境。

       企业家的趋利意识总是大于避害意识。主要是存有侥幸心理。赌一把,大不了重新来。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史玉柱的命,很多人出局了就没法重来了,手里没牌了,拿什么入局?

       所以先要避害,才能趋利。利没有了,明天可以再来,“害”却可能让企业输掉老本,彻底出局。

       2.缺乏对现金流重要性的敬畏

       真正决定企业生死的不是净资产,而是现金流。根据美国合众银行(US Bank)的一项研究,82%的企业都因为现金流问题而倒闭。

       在现实世界中,“净资产” 是一个幻觉。很多企业虽然拥有上百亿的净资产,但依然难以逃脱破产命运。因为在企业面临危机的时刻,无法变现的资产是没有意义的。

       尤其是房地产、金融、能源、电信、港口码头、航运、粮油加工和蔗糖加工等行业,无一例外的是靠充沛的现金流支撑,加上牌照或者高门槛的竞标(比如土地拍卖)圈起来的,只有少数人有资格成为玩家,而且是超级玩家。

       3.坚信自己“大而不倒”

       很多首富们有些“恃宠而骄”,他们认为在当地政企舞台上,自己是耀眼的经济支柱、纳税大户,是各级政府的座上宾,即使“闯了祸”,政府也会出来收拾“烂摊子”。 

        对于这一观点,马云在阿里巴巴年会上的一句话作了最好的回应,“这个世界没有大而不倒的企业,大而不倒只是幻想,只有好而不倒。”

        虽然地方政府出于稳定地方经济和金融的需要,一般不会对大型企业见死不救。但时过境迁,如今随着经济持续下行、去杠杆和淘汰僵尸企业的政策导向,政府不会再是可靠的“救星”。

        4. 缺乏对局势的清醒认知

        很多企业家依然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是暂时的,只要政府一刺激还会回到过去的好日子。这样的幻想,是支撑这些企业家 “加杠杆” 的底气。

       事实上,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从高速度向中高速的高质量发展转型,这一 L 型增长是基本趋势,是世界经济再平衡、中等收入陷阱、中美修昔底德陷阱等多重因素决定的规律使然。

       现在是 “市场出清进行时”,企业对转型的艰巨性、L型增长的微观压力应该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疯狂加杠杆、玩命收购,与大势相悖,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以房地产行业为例,商业观察者秦朔道出了杠杆的危险性,“如果中国的银行监管部门对首富们的贷款真的逐笔仔细追究,我敢说,条件和用途都合规、不骗贷、不内外勾兑的不会是多数。如果不是房地产价格一直向上攀升,很多疯狂扩张的首富恐怕已经被过高的负债率‘撑死’。”

       事实上,很多公司始终没有进入正向的现金流,能够实现盈利的公司更是寥寥无几。这是泡沫时代的常态。

       从现实的情况来看,泡沫时代在2018年彻底结束,接下来进入的是一个务实周期。这意味着烧钱不会解决实质性的问题,资本市场也进入寒冬,投资人更加谨慎,融资变得越来越困难。泡沫时代在今天已成历史,泡沫时代通行的那套法则在今天也已经真的行不通了。

       与过去的方法论彻底告别,才有可能迎接新的时期。这种改变对很多公司来讲不亚于是二次创业,甚至相当于重新开始创业。

        三、结语

        这些老一代的首富幼年贫苦,凭借一身青春,在火热的上世纪90年代,到中流击水,混出天地。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自古以来便如此。但是,难,并不意味着不行。“机会与灾难总是相伴而生,有人把机会做成了灾难,也有人把灾难做成了机会。”

        提速时,自然要奋勇向前,但不能忘记打好底子,夯实基础,少些浮躁。过度依靠资本游戏,往往难得其终,于己于国均无例外。

        我们不愿猜测,在中国的首富阶层中,谁谁的命运会如何?但我们相信,中国企业家的未来一定会更好。正如人类良知和善念的力量,终将大过贪婪、投机和欺凌。

                                                      来源:企业经济论坛会公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党建统领凝心聚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