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逸闻趣事

顶级富二代在上海被杀,其父竟是中国人万万不可忘记的他!

发布时间:2023年11月10日     浏览次数:991次

      上海发生过这样一起离奇惨案:一位名叫张孝若的顶级富二代,意外被枪杀。在调查中,警方最初紧锣密鼓侦破,但没多久就变得搪塞敷衍,案件最后不了了之。

      对于张孝若的死,大家众说纷纭,有的说他风流成性,因看上下属的妻子被杀,有的说他继承万贯家产,被商界竞争对手所设计谋害。

      究竟真相如何,至今仍是谜题。

      不过后来的世人,翻开张孝若的家族历史,委实是大吃一惊,因为这位惨死的富家公子,其父竟大名鼎鼎,胡适说:他养活了几百万中国人,影响了全中国至少百年。毛主席说:中国人万万不可以忘记他!

      他叫:张謇(jiǎn)


      张謇年少聪慧,3岁习《千字文》,5岁便能一字不落背诵。13岁老师出上联:人骑白马门前去;他不假思索对:我踏金鳌海上来。15岁,他便一举考中秀才,但因清廷有祖上三代无功名,则不许参加科举的规定,这给“祖上无功名,只能冒充他人籍贯考试”的张謇,带来无穷烦恼。

      从此蹉跎科举20多年,差点葬送大好前程。幸而他既有天资又勤奋苦读,1894年,慈禧太后60岁大寿恩科会试,张謇取得,一甲一名大魁天下的状元殊荣。

      天生异人,龙门一跃,他被钦点入翰林院,皇帝和慈禧都十分赏识他的才干。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眼见张謇就要飞黄腾达,他却亲手撕碎了这无量前途。

      1895年甲午战争的失败,令张謇幡然醒悟,爱国先要救国,救国必当强国,强国重在富国,富国依靠实业。

      而今国家积贫积弱,百姓穷困潦倒,唯有兴办实业,或可图一线生机!

      就这样,他放弃了翰林院的加官进爵,选择下海经商。

      那个年代,士人得尊,商人轻贱,弃官经商如同良家女子当歌伎,尤其是张謇是状元从商,更成为千年封建以来最大的笑话。可纵然所有人都责骂唾弃他,“丢尽了读书人的脸面!”张謇,还是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绝,踏上悲壮而漫长的救国之路。

      1895年,他创办“大生纱厂”,期间筹资之艰难难以言说,他从南通奔赴上海,窘迫到没有路费,躲在天桥下涕泪横流。

      一把年纪,在屈膝和折辱中,硬是凑足了资金,1899年,大生纱厂开机!

      那时列强虎视眈眈,外国企业挤压中国市场,张謇硬是从中杀出一条血路:以大生纱厂为启动,他先后开设了广生油厂、复兴面厂、大达电机碾米公司、大达内河轮船公司等,60多家工商实体,形成庞大的商业集团。

      他舍弃尊严,舍弃前途走出的这一步,让中华民族民族实业,迎来了空前的新时代!

      张謇申报成立了,中国第一个,以招股集资方式成立的农业公司:通海垦牧公司。

      十年如一日,沧海变桑田。使苏中、苏北数万农民,有了生存之地。

      他在南通书写无数个中国第一,勾勒出未来的模样:创办中国第一座民间博物苑,第一所纺织高等学校,第一所女红传习所,第一所戏剧学校,第一所盲哑学校,第一所气象站,第一个师范学校,第一座现代化的长江码头,第一所新式托儿所和幼儿园,第一所培养警察的专业学校,第一个县级图书馆.....

      在其他城市还是落后之际,南通已然具备,能与当时世界先进国家城市,相媲美的现代化城市初步雏形,国外发行的中国地图,如深圳、广州等都尚未标注,而南通这一方小镇,却赫然在目,被誉为“中国近代第一城!”

      张謇,能穷一人之力,改变一座城;更穷一人之力,改变一个国。

      1912年,他被孙中山任命为首位实业部长,后又担任北洋政府农林、工商两部总长,兼全国水利局总裁。

      位高权重,显赫一时,他主持制订了工商、矿业、农林、渔牧、金融、税务、交通运输,以及社会团体等多个暂行法令;

      他创办了淮海实业银行,提出中国金融应走系统化、股份化、法制化道路;

      此外,还兴办了大远轮步公司、外江三轮公司、泽生水利公司、大中通运公行、船闸公司,并修建了通州天生港码头,和上海十六铺码头;

      为了满足厂区员工,和城市居民的住房需求,他创办了懋生房地产公司。

      凡此种种,皆为谋工农商业之发达,后来,他将这些产业凝聚在一起,成立近代中国,最早最大的大型化实业集团,开启了中国近代民营轻工业先河!

      经商下海,惊世骇俗,实业救国,前无古人。

      张謇此举,在新旧制度交叠之际,引起轩然大波,令全国掀起了一股热血风气:苏州另外一位状元公陆润庠,也宣布下海创办纱厂,著名爱国实业家卢作孚,参观过南通之后,也走上了实业救国之路。

      而实业救国,是张謇迈出的艰难的第一步;

      教育兴国,是他迈出的第二步。

      他认为:夫立国由于人才,人才出于立学。于是兴办工厂赚来的钱,他把一大半都投入到了教育。

      1903年,张謇在自己的家乡通州,创办师范学校,又兴办通州女子师范学校,可谓开风气之先。

      1904年,张謇设立了“通州五属学务处”,并相继兴办了一批中学和小学。

      1906年,创建吴淞商船学校,为了搞纺、织、染一条龙发展的科研和实验,创办河海工科学校和染织考工所......

      很多年之后,从他创办的学校里,走出中国近代一批批优秀人才,基层教师、技术人员、医护......

      这些人,后来成了中国近现代的星星火种!

      但这些还不够,“以国家之强,本于自治;自治之本,在实业、教育;而弥缝其不及者,惟赖慈善。”

      于是张謇又把心血,浇灌在滋养慈善事业的沃土。

      他在南通,办了中国最早的露天免费体育场;

      1904年,他设立公共植物园、新育婴堂;扶植中国第一个科学社团,中国科学社……

      作为手握实权的农商总长,又是兴办实业,手握近40亿资产的富商,张謇的衣食住行,却是寒酸到了极点,每餐不过一荤一素一汤,没有特别客人,不杀鸡鸭。

      1903年他应日本博览会之邀,去日本考察,买的竟是最便宜的三等舱客票。

      因为他所有的行为和全部的财富,都只为了一个“富强国家的梦”。

      这一生,他主动挑到肩上的社会责任,远远超出了“商人”身份,这不得不叫无数富豪汗颜。

      为表彰他对国家和民族的贡献,张謇的身上,挂满了勋章......

      只是,振兴民族工业这样巨大的担子,本该是一个政府的责任,本是举国之力才能徐徐图之。

      而张謇,却以一己之力,拖着这样庞大的事业,走过十数年辉煌,他要完成的伟业实在太多太多,以至于,最后危机来临,他一败涂地.....

      1922年开始,外商开始狙击张謇,日本商人尤为痛恨他,因他在纺织领域抢走太多的市场,国内后继无力,国外围追堵截,内忧外患之下,大生纱厂入不敷出直到停产,庞大的商业帝国资不抵债,骤然崩塌,70多岁的张謇,拖着老迈病躯四处求人,想要重振事业,奈何他的生命,已然走到了尽头......

      1926年,他在一片凄凉中,带着报国遗憾走了,送他那一天,南通城万人空巷。

      而这样一位撼天动地的人物,去世时,陪葬品清单上只有几样东西:一顶礼帽、一副眼镜、一把折扇,一粒牙齿、一束胎发。

      他只带走了这些,却为全中国,留下了无尽的公共财富:

      他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刺绣学校,和第一所戏剧学校;

      他创办的第一所中国人自办自教的,特殊教育学校,成为今天的南通特殊教育中心;

      他创办的通州民立师范学校,变成了如今的扬州大学;

      他支持创办的复旦公学,变成了复旦大学;

      他创办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变成了南京大学;

      他捐资的同济医工学堂,变成了同济大学。

      他资助并任校董的南洋公学,变成了上海交通大学;

      他发起并任校董的暨南学校,变成了暨南大学......

      他创办的中国陶业学堂,变成了景德镇陶瓷大学;

      他创办的吴淞商船学校,变成了上海海事大学;

      他创办的南通纺织专门学校,变成了东华大学;

      他创办的吴淞水产学校,变成了上海海洋大学;

      他创办的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变成了河海大学......

      他一共兴办了20多家企业,创办了370多所学校。

      他说过:“天之生人也,与草木无异。若遗留一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却不与草木同腐。

      故踊跃从公者,做一分便是一分,做一寸便是一寸。”

      如此眼见,如此胸怀,

      百代以来,也就一个张謇!

      不光如此,张謇本人,更是推动历史进程的重要人物。

      是他将梁启超引荐,开启了维新运动序曲;

      是他发起了预备立宪公会,成为立宪运动的领袖;

      是他起草了清帝退位诏书,并幕后主持了南北议和,成为“民国的助产士”。

      清末民初,至少100位名人和张謇有过来往,有清流名臣翁同龢、张之洞;

      有维新派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

      有北洋政权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

      有奉直皖系几大首领,张作霖、吴佩孚、孙传芳;

      有革命先驱蔡锷、章太炎;

      有国民党元老胡汉民、谭延闿;

      还有各界翘楚蔡元培、黄炎培、王国维、竺可桢、梅兰芳……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但这些人或与他政见相左,或与他立场泾渭分明,但对于他的事业全都表示认同,无论是敌是友,都对他这样高的评价,是极少见的。

      胡适,是张謇办的中国公学走出的学生,曾这样写道:“张謇先生在近代中国史上,是一个很伟大的失败的英雄,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他独立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三十年的开路先锋,养活了几百万人,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终于因为他开辟的路子太多,担负的事业过于伟大,他不能不抱着许多未完志愿而死。”

      毛泽东这样说:说起近代工业,张謇,是中国人绝不能忘记的。

      百年张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生经济文章,盖世功名事业,开辟出多条他人未走之路,以一个爱国者的满腔热情,成为历史上众人皆知的“状元实业家”,直到今天,张謇仍被称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先贤和楷模”。

      他用凡人热血,书写对国家和民族的大爱,一生大气磅礴,一生惊天动地,一生可歌可泣,古往今来,再无他这般人物,他的伟大事业必为后人景仰,他的光辉成就必将彪炳史册!

                                                                              来源:华人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