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逸闻趣事

张市长调到北京后听说混得不咋地

发布时间:2023年10月16日     浏览次数:1034次

      张市长调到北京升任张副部长后,一个流传甚广的故事是:

      张副部长上下班都是骑自行车,有时出去开会也骑自行车。

      有一次,张副部长接到通知要到中南海开会。张副部长感觉骑自行车去也花不了多长时间,于是就拎着包骑着自行车到了中南海。门口警卫很少见到有骑自行车来这开会的,拦着他不让进。直至张副部长拿出会议通知和工作证后才让进。

      故事的真伪,没人向张副部长求证。但张副部长在谈及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原因时说:“既遵纪守法又锻炼身体。”

      就在张市长新官上任不久,中纪委接到了举报,说他在市长任上搜刮民脂民膏装满足足两个集装箱运到了京城,而且是人大主任的实名举报。

      这非同小可!于是他的部长亲自出马陪同中纪委一位副书记直接来到了张市长的北京新居。进屋一看,屋内的寒酸景象让两个人十分意外,只有张市长女儿的房间稍许像样一点。客厅里桌子旁,部长随意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谁知椅子坏了一条腿,差点让他跌倒在地!他深深长叹了一声,对张市长说,你家的情况连部里一个普通的职工都不如!

      就这样,借助于举报信查贪腐,结果却查出了一个两袖清风的清官!

      他就是张佑才。江苏通州人,1941年10月出生,1965年8月毕业于南京工业大学无机化工专业,1966年2月参加工作。

      曾任江苏省南通市市长,财政部副部长,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第十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总会计师协会会长。

      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张市长依托干部勤奋和人民勤劳这两个重要条件,抓了三股力量:一是真理的力量,二是人格的力量,三是表率的力量,形成了万众一心开创南通改革崭新事业的洪流。

      1989年12月他从南通市市长升任财政部副部长,当时的财政部长由国务委员王丙乾兼任。

      当时,王丙乾借考察江苏经济财政情况之名考察选拔财政部拟任官员,张佑才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用雄辩的事实与数据介绍南通市经济财政状况,给王丙乾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到京城后,他立即汇报给陈云副总理,陈云副总理当即拍板,将原先选任一个财政部司长的预案,改为直接任命张佑才为财政部副部长。

      “人们之所以叫我‘农民的部长’,可能是因为我心里一直装着农民。从地方到财政部工作以后,我每年都会花大量的时间去农村,特别挂念我挂钩的十多个县的扶贫。”

     曾经有位记者问张佑才,您身居高位,有那么多重要的事要忙,一年中抽出三分之一时间去贫困的农村,不觉得累吗?张佑才动情地说,到了农村,特别是看到农民期待的目光,你就不会觉得累了。“我是农民的儿子,农业、农村、农民永远牵挂在我的心头。”

      在云南调查基层情况,他坚持住在农民家的炕上,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云南农村家庭条件很差,可他毫不在意,说躺在炕上人家才会说真话。

      张佑才有三个“三”,“三忘”是忘我、忘名、忘利;“三老”是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当老实人;“三真”是真学、真用、真创。

      张佑才高考那年,志愿填报的都是名校。可是在填写家庭成员、社会关系的表格中,他填写了姐姐、姐夫,在表述相互关系程度的空格里,他如实填写了“亲密”。

      在那个阶级斗争弦儿绷得很紧的年代,这可是犯下了大忌!因为他的姐夫是“阶级敌人”!大跃进、人民公社时代,蛮干、浮夸风盛行,老实本分的姐夫只不过说了一句“像你们这样养猪,猪子最后都养成毛靴儿”,就被打成了右派,受到凌辱,人也变得神经兮兮。

      张佑才填表时怎么想的,要问他本人。也许他说的就是大实话,他与姐姐、姐夫一直关系亲密。但是,在攸关自己命运前途的填写中,他完全可以灵活变通一下,填写“关系一般”,甚至填写“没有来往”。他偏偏不愿意,我们可以说他幼稚,说他迂腐,说他傻,可是他还是如实填写!细节显露大节,他不愿违心说假话,更有可能借机表达心底深处对清白无辜的姐夫的同情!

      张佑才认为当官就要经得住个人得失的考验,耐得住清廉。平时不管是亲朋好友,还是对上级下属,一律不准带东西进门,一律不准串门谈事办事,

      在一次领导干部讲党课的活动中,他语重心长地说,做官是有时限的,而做人是一辈子的事,大家都应以“真理的力量、人格的力量和表率的力量”为支撑,努力做好事、做好人、做好党员,要养浩然之正气、树正直之人格、留清名于后世。

                                                                            来源:高层智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