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逸闻趣事

共产党人本色的力量——重访保山追忆杨善洲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1日     浏览次数:204次

      

       初秋时节,滇西大山深处寒意袭人。一个破旧的窝棚里,留下了树棍拼成的床铺,石头垒起的火塘,床上放着草帽,床边竖着锄头……

  “善洲书记在窝棚住了9年,这是他在山上的家。”解说员轻声说。来自云南各地的党员干部,在窝棚前驻足沉思,心灵受到震撼与洗礼。

  窝棚所在的大亮山,昔日一片荒凉,而今森林莽莽。这是原云南省保山地委书记杨善洲退休后的全部心血,一名纯粹共产党人的本色见证。

  不搞形式——“一天讲的磨破嘴,不如自身流汗水”

  “过去深陷文山会海,工作有时空对空,对党的事业不仅没有实质意义,有时甚至帮倒忙。”云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刘维佳对这个问题深感苦恼。

  如何克服形式主义?在原保山地委书记的岗位上,杨善洲以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他凭的是“务实”:“靠开会、发文件、空喊空叫,是办不好事情的,必须带领群众干、干给群众看”,“一天讲的磨破嘴,不如自身流汗水。”

  上世纪70年代,保山有部分百姓不能吃饱饭。于是,杨善洲蹲点搞样板,自己平整两亩田,试验“三岔九垄”插秧法。当年,样板田亩产超过1000斤,比平均亩产高出300多斤。后来,这一插秧法在保山全面推广。

  在一些老照片中,可以看到杨善洲拄着一根竹竿,这是他的“尺子手杖”,就是在推广“三岔九垄”插秧法时得来的。“老书记到田里用手杖一量,数数秧苗棵数,就知道秧插得好不好。”杨善洲身边的工作人员杨兆华说。看到有些秧苗插得不好,老书记就脱掉鞋子、卷起裤脚,直接下田栽给村民看。

  在“尺子手杖”丈量下,保山水稻单产稳步提高,跃居云南首位。保山成为全国有名的“滇西粮仓”。如今,“三岔九垄”插秧法仍在沿用。

  不讲官气——“放下官架子,甘为铺路石”

  “以前我觉得,有些官架子才能震得住人,工作才推得动,所以说话口气难免有些高高在上。”施甸县一名基层干部说。

  他坦言,如果遇到杨善洲书记,这种做派肯定会被批评。杨善洲常说:“放不下架子,是干部太把自己当回事;吃着公家饭,就要为群众服务。”杨善洲写下这句“座右铭”:放下官架子,甘当普通人,不做救世主,甘为铺路石。

  时至今日,每当在乡间小路上看到牛粪,老农技员杨国才就会想起“胞衣种子”。那时保山推广良种技术,杨善洲经常卷起袖子,先用手将牛粪揉成小团,再将麦种揉入牛粪团内,教大家做出苗快的“胞衣种子”。

  “有干部嫌牛粪脏,不愿意动手,老书记就说放下架子才能干出活计。”杨国才说,经常下乡的老书记,与农民没有两样,顶个草帽,穿双草鞋,碰到插秧就插秧,遇到收稻就收稻,老百姓都叫他“草鞋书记”。

  有次杨善洲下乡,看到一户人家的咖啡树长得枝繁叶茂,交谈得知这家人每年卖咖啡的收益达5000元。发现这个致富门径后,杨善洲在保山大力推广咖啡种植。如今,保山小粒咖啡畅销中外。

  退休后,杨善洲放弃到省城安享晚年的机会,回到家乡施甸县大亮山种树。为了节约树苗钱,他经常拎个口袋到街上捡果核。一些老同事看到笑话他“不光彩”,他说:“我就这么弯弯腰,林场就能育苗了,有什么不光彩?”

  昔日荒凉的大亮山,如今成了莽莽森林,一片生机勃勃。历尽艰辛的杨善洲含笑九泉,他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心愿:绿了山冈,富了老乡。

  艰苦朴素——“吃饭有个锅,睡觉有个窝就行”

  “当领导以后,花3000块买了一块机械表。现在想想,还是有些奢侈,跟老书记的俭朴作风有很大差距。”保山市一名处级领导自我批评说。

  随着经济条件改善,现在不少党员干部吃、穿、住、用更加讲究,追求名牌。相比之下,杨善洲虽然身居要职,但始终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本色。用他的话说:“吃饭有个锅,睡觉有个窝就行。”

  “跟随老书记20多年,没见他穿过一次西装皮鞋,抽烟自己拿纸卷,吃饭就爱洋芋和竹笋。”善洲林场老场长自学洪说,老书记认为公款吃喝、公车私用都是滥用职权,最容易伤到老百姓的心,所以从不“占公家便宜”。

  杨善洲女儿杨慧兰回忆,有一次母亲突发疾病,父亲安排公车将母亲送到医院,后来向单位补交了车费,这是家人唯一一次使用公车。为官30余年,家人从未因为杨善洲做官得到任何“照顾”,大女儿至今在家务农。

  上大亮山种树,杨善洲住在临时搭的窝棚,一住9年,风雨无阻。在领导岗位上,他一心为民,不给家人谋私利,也不给家乡特殊的照顾。退休之后,他以全部心血,带领一班人在大亮山造林数万亩,以此造福桑梓。

  今人重访保山,追怀斯人,深受震撼:他是一名纯粹的共产党人。

                                                                

                                     60年坚守共产党人精神家园

  “杨善洲,杨善洲,老牛拉车不回头,当官一场手空空,退休又钻山沟沟;二十多年绿荒山,拼了老命建林场,创造资产几个亿,分文不取乐悠悠……”这首流传于滇西保山市施甸县的民谣,不仅唱出了当地群众对云南省原保山地委书记杨善洲的敬重,还生动地向世人诠释了一名共产党人60年如一日对理想信念的坚守。

  杨善洲从1953年担任区委副书记起,先后担任过县委副书记、县委书记,1977年担任保山地委书记,直至1988年退休。他很少呆在机关,大部分时间都在乡下跑。碰上饭点,老百姓吃什么,他吃什么,吃完结账。

  为提高亩产解决群众温饱,他亲自试验并示范推广“三岔九垄”插秧法。直到现在,保山当地群众插秧还沿用这个方法。他还推动了“坡地改梯田”、改籼稻为粳稻等试验田。1978年至1981年保山的水稻单产在全省排第一,保山获得“滇西粮仓”的美誉,杨善洲被人们称作“粮书记”。

  他担任地委书记后,按照政策,组织部门上交了他家人“农转非”的报告,他闻讯后坚决要求撤销了报告。他的妻子和大女儿一辈子都在农村。

  他担任地县领导干部30多年,可直到退休也没有能力为在农村的家盖一所像样的房子,他家的房子曾经是全村最差的。

  杨善洲退休后回到大亮山林场种树,全家想方设法借了5万元在施甸县城附近买了一块地,勉强盖了一幢新房。老伴找到他:能不能凑点钱,帮娃们还账?他东拼西凑仅拿出9600元。为了不拖累孩子们,杨善洲做主把房子卖了。

  1988年3月杨善洲退休后,婉拒上级安排他到省城安享晚年的厚意,走进施甸县大亮山,与15名职工一道开始了起早贪黑植树造林的生活。

  那时,就地取材搭起来的40多间油毛毡棚是大家的栖身处。1992年,大亮山林场盖起第一间砖瓦房,他让给了新来的技术员。在四面透风漏雨的油毛毡棚,老人一住就是9年。

  杨善洲虽然是大亮山林场的主要创办人,却坚持不从林场领取报酬。最初的几年,林场每月给他补贴70元伙食费,后来调到100元。林场曾多次要给他一个月500元的补助,他总是一句话顶回来:“我上山是来种树的,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22个寒暑过去,大亮山林场人工林面积达5.6万亩,经济价值超过3亿元。2009年,82岁的杨善洲把大亮山林场的经营管理权无偿移交给国家,施甸县政府决定奖励杨善洲10万元,被他当场谢绝。经再三劝说,他接下了保山市委市政府奖励的20万元,捐出16万元用于公益事业,仅余4万元留给他一生愧疚的老伴。

  “杨善洲不仅是共产党员的典范,也是我们每个人做人、做事的楷模。”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福泉说。
 

                                   杨善洲精神
        1、实事求是,求实务实的精神。
        2、牢记宗旨,一心为民的精神。
        3、尊重群众,重诺守信的精神。
        4、甘于清贫,艰苦奋斗的精神。
        5、坚持原则,慎用权力的精神。
        6、胸怀全局,勤奋敬业的精神。
  

                                                                                             来源:新华网